领导干部要内化“鸣琴戴月”的能力

盛世国际

2018-10-28

  领导干部要内化“鸣琴戴月”的能力  近日,笔者参加培训▓▓,听了一则关于宓子贱和巫马期的故事▓。 故事说的是:宓子贱治单父▓,弹鸣琴,身不下堂而单父治▓。 巫马期以星出▓▓,以星入▓,日夜不居,以身亲之,而单父亦治▓。

巫马期问其故于宓子▓。 宓子曰:"我之谓为任人,子之谓任力。

任力者故劳,任人者故逸。

"宓子则君子矣,逸四肢,全耳目,平心气,而百官以治义矣▓,任其数而已矣▓。

巫马期则不然▓,弊生事使精▓,劳手足▓▓▓,烦教诏▓▓,虽治犹未至也▓。   故事讲罢。 授课教师给出结论:宓子贱任人唯贤,善于假借他人之力完成任务,实现了“鸣琴之治”。 相反▓,巫马期事必躬亲▓,每日披星戴月地工作,还没有达到宓子贱治理效果▓。

两相对比▓▓▓,于是▓,顺理成章地呼吁学员们要多向宓子贱学习领导艺术▓,练就“无为而治”的本领。   不过,笔者倒认为▓,宓子贱和巫马期治理地方的方法▓,并没有优劣好坏之分▓▓▓,都有可学可取之处▓▓▓。

毕竟每个领导干部的性格▓、知识结构、处事风格等都不一样▓▓,面临的现实也各有不同,尤其在全面深化改革的今天,领导干部碰到的困难和阻碍更是错综复杂▓,因此,领导干部不能迷信“一招鲜吃遍天”▓▓,被“路径依赖”锁死▓▓。 无论是“鸣琴而治”还是“披星戴月”,都是非常有效的治理方式,作为新时代的领导干部应该同时具备这两种能力,并在不同的情景之下▓▓,学会灵活运用,练就“两把刷子”▓。   笔者曾经到过一个贫困村▓,村里的事情,大到修路架桥、发展产业,小到领里纠纷▓▓▓、丢猫找狗,第一书记都要管▓▓▓。

因为事必躬亲▓,所以这名第一书记工作总是“5+2”“白+黑”▓▓▓。

其实▓,这名第一书记大学时学的专业就是管理学,起初他也想践行“鸣琴而治”▓▓,可是▓,村上“人才荒”▓▓,村支书都是年过60之人,实在无人可用▓,无贤可举▓。 于是▓▓▓,自己只有没日没夜地埋头苦干实干▓▓▓。

正是因为这名第一书记的辛勤付出▓,村上才慢慢有了产业▓▓▓,公路才慢慢得以修通▓▓,青壮年也才慢慢返乡创业▓。

谁能说这样披星戴月勤政爱民的第一书记▓,不可爱、不可敬▓▓、不可学呢?  如果当初这名第一书记成天想着“鸣琴而治”,而不是选择主动履职担当▓▓,恐怕▓▓▓,我们都会指责他“尸位素餐”▓▓,是个“甩手掌柜”▓▓▓▓▓。

很多时候,我们都认为最好的治理是“鸣琴而治”,对此,笔者认为“鸣琴而治”更像是一种理想状态,或者说▓,通常是超凡脱俗之人才能做到的▓▓。 所以▓,于普通的领导干部而言▓,更好的办法还是勤勉▓▓,还是如巫马期一样脚踏实地地工作▓。

  当然,普通领导干部也不能止步于“披星戴月”▓,而要学会在实干的过程中▓,不断培养自己知人善用的能力,对“鸣琴而治”保持一种“虽不能至▓,心向往之”的奋进态度,努力将“鸣琴戴月”内化为自己的能力▓▓。   作者:沈道远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