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伟一级市场“折叠记”:从狂赚2700%,到如今连续“踩雷”

盛世国际

2018-10-22

  01  多家公司频临摘牌  梳理发现,“千合系”投资的多家新三板公司遭遇摘牌或频临摘牌的处境。

  2015年4月,千合投资控股的伟创富通认购九言科技万股,认购金额7000万,这是一家图片社交软件开发运营的公司。 然而,2017年三季度,伟创富通全部清仓九言科技。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年底,九言科技净利润亏损亿元。

  2018年5月,九言科技被降级为*ST九言,并拟申请终止在新三板挂牌。 最新公告显示,若2018年10月底未披露半年报,公司存在被终止挂牌的风险。   2015年6月,王亚伟以个人名义购买10万股和君商学股票,认购金额为1000万元。 2018年8月24日,和君商学公告:“因战略发展需要,正在筹划向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有限责任公司主动申请终止挂牌。 ”  王亚伟参与定增的随视传媒也遭遇了“滑铁卢”。 2015年6月,千合资本以30元/股的价格认购32万股随视传媒股份,总计960万元。

  认购后仅一个月,随视传媒因筹划重组开展了长达一年的停牌。 但最终重组失败,2016年7月复牌后,随视传媒一度暴跌50%,千合资本的浮亏也一度逼近800万元。

  随视传媒的业绩更是一路下滑,2016年、2017年和2018年上半年公司持续亏损,归属母公司股东净利润分别亏损2246万元、2425万元和711万元。

  2018年10月,随视传媒公告显示,为随视传媒提供做市服务的做市商少于2家,股票转让方式已强制变更为集合竞价转让方式。

  祸不单行,王亚伟2015年投资清睿教育,这家公司在今年8月底发布了终止挂牌的公告。

  02  是否出逃中科招商仍是迷  2017年12月底,有“定增王”、“囤壳王”之称的中科招商未满足股转系统整改要求,最终在新三板摘牌。

  2015年,王亚伟参与中科招商定增,以18元/股的成本认购2777万股,总交易额高达5亿元,并位列中科招商第十大股东。

然而到了2017年摘牌前最后一个交易日,中科招商市值比2015年挂牌时缩水99%。

  中科招商摘牌前最后五个交易日出现大量资金博弈的情景,但股价在1元/股上下疯狂跳动。   王亚伟认购成本是18元/股,他是否在最后五日“末日狂欢”中出货不得而知,但这笔投资的损失不言而喻。

  04  今年“踩雷”光音网络?  继中科招商之后,王亚伟在2018年很可能再次踩中新三板雷区,“炸雷”是互联网场景营销公司——光音网络。

  2016年3月,光音网络公布定增计划,发行股票180万股,发行价为元/股,募集金额为亿。 千合投资旗下的“瑞元千合木槿1号”买入15万股,总计金额1000万元。   实际上,王亚伟参与定增时,光音网络为新三板的“百元股”,可谓是“优惠买入”。

  2017年二季度,瑞元千合木槿1号全部清仓,瑞元千合木槿3号接棒买入,持股量增加到万股。

  截至2018年二季度末,瑞元千合木槿3号位列光音网络第八大股东。

  到了2017年6月1日,光音网络股价仅为元/股。 2017年6月-2018年9月份,该公司股价跌幅高达96%。

  随着光音网络股价的“飘飘欲仙”,王亚伟在这家公司的押注或所剩无几。   此外,2015年3月王亚伟投资生物识别软件公司——海鑫科金,持有47万股。

若今年三季度王亚伟仍持有该公司,浮亏或超过600万元。   05  投资翡翠教育,狂赚2700%  华尔街见闻注意到,2015年12月,王亚伟管理的“瑞元千合木槿1号”投资120万买入翡翠教育,这是一家致力于互联网新兴领域的职业技术培训的公司。   2017年年底,上市公司(,)收购翡翠教育,决定以3392万元现金购买“瑞元千合木槿1号”持有的翡翠教育%股权。   这意味着,王亚伟在翡翠教育的投资赚到了2700%的收益。   在体育运动服务平台公司——新赛点投资上,王亚伟也赚取了正收益。 截至2018年二季度,王亚伟仍持有万股新赛点。 2015年12月,王亚伟购入时成本是5000万元,截至目前这笔投资的浮盈近1500万元。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华尔街见闻。 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 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邱光龙HF056)。